閱讀與思考: 十八世紀最偉大的佈道家—懷特菲爾德—

2019年8月   

王琰

閱讀歷史名人的傳記,是現代忙碌生活中很好的學習和放鬆的途徑。在偉大歷史人物的生活軌跡中,看到神的奇妙作為,是我們平凡瑣碎的生活中最好的安慰和激勵。
《懷特菲爾德傳》無疑就是這樣一本非常有益的讀物。它是作者阿諾德・達理茂牧師在原著兩卷本《喬治・懷特菲爾德生平——18世紀大復興時期偉大的傳道人》的基礎上精簡而成,不到300頁的書中精選記載了這位18世紀偉大的傳道人一生中許多值得記念又振奮人心的事情。在輕鬆愉快的閱讀過程中,無論是基督徒還是非信徒,都有機會得到一次心靈的凈化,尤其對於基督徒而言,更是一個美好的見證和激勵。

露天佈道 傳講福音

縱觀懷特菲爾德的一生,在當時的世代中,他是卓越又具非凡的影響力的。18世紀英國的信仰大復興,按萊爾主教的說法,懷特菲爾德的功勞可以排在第一位。他走出體面又舒適的大教堂,開創露天佈道的傳統,在礦場、沼澤地、公園裡向普通的民眾傳講耶穌基督的福音;他也在上流社會的客廳,聚會裡,向許多社會名流、貴族和政治家們宣揚認罪悔改得救的福音;他的每一場露天佈道,聽眾常常以萬人計;這在沒有什麼擴音設備的時代很難想像。即便在他自己的循道會可容納數千人的會場上,每場佈道也總是擠得水泄不通。在他的帶領之下,誕生了一大批講道大有能力的牧師,他所帶領歸向耶穌基督的人,更是數不勝數。他的一生,確確實實見證了福音的大能和美好的果效,他甚至被譽為自保羅以後最偉大的佈道家。

謙卑服事 堅持到底

這樣一位劃時代的傳道人,與和他同時代的約翰・衛斯理不同,傳留下來的關於他的記錄並不豐富。按照他自己的說法,他只要「做所有人的僕人」。因此,為了專心講道的工作,更為了教會的合一,他主動請辭,退出加爾文主義循道會的領袖地位。他希望懷特菲爾德的名字被人們遺忘,只有主耶穌基督的榮耀被人們記得。今天,誰不羨慕他的卓越口才、講道能力和非凡成就呢?我們研究他,豈不是希望一樣的復興能夠臨到今天的世代?人的努力和智慧是有限的,懷特菲爾德的成就是神賞賜給他,也是神祝福、使用他的一個美好見證。
他深知道,唯有耶穌基督是他一切服事和追求的中心,越是願意謙卑自己,只以神的喜悅為目標,他的服事就越有果效,越蒙祝福。今天人們或許常常羨慕他的口才和影響力,但是更應該羨慕的是他對於神的不息的熱情和追求之心。若不是神悅納了他的禱告,榮耀降臨在他的講道中,哪一個人會有這樣的能力,可以感動人悔改呢?一切的技巧、知識和方法,的確可以在實際應用中顯出它的作用,但是仍然是次要的,最主要的是追求和愛慕神。懷特菲爾德一生以謙卑的態度服事神,「凡自己降卑的,必升為高」,神使用他成就了偉大的拯救許多靈魂的工作,神也賜福他,抬舉他成為一個偉大的傳道人。我們相信到末了的時候,神要獎賞給他的是更大的榮耀,這也是他一生等待和盼望的。這盼望支持他堅持到底,謙卑服事所有的人。

傳揚真理 不懼風險

另一方面,懷特菲爾德的故事,雖然發生在18世紀,對於今天的基督徒,仍然有很大意義。今日世代,基督信仰好像成了邊緣文化,尤其在西方社會中,基督信仰越來越受打擊,熱門話題不是追名逐利,就是各種與傳統基督信仰背道而馳的放縱自由;堅持在神面前認罪悔改,歸向基督,常常惹來各種嗤之以鼻的嘲笑或者惡意的攻擊。懷特菲爾德在他的時代中,也遭遇同樣的攻擊。他和他的夥伴們在聚會講道時,也曾遭遇暴徒襲擊,但是他們依然充滿喜樂地傳揚真理,不懼個人風險,單單以服事主,傳揚純正的道理為己任。我們看見情況是可以改變的,成千上萬的人,開始被感動,悔改歸向神,包括那些曾經襲擊過他們的人。
神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,但願我們今天也可以學習拋開一切的律法主義和道德的說教,單單追求神,謙卑地跟隨神,傳揚祂的純正而大有盼望的真理,求神的復興也一樣臨到我們中間,讓基督來更新我們的生命,也更新這個世代。這是這本傳記帶給我們的最大激勵。